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超 > 正文

戾太子刘据之死 汉武帝的太子刘据真造反了吗?

时间:2019-10-08来源:海南新闻网

戾太子刘据:他反了吗?

父亲的影响力太大,以至于遮蔽了这位太子的光芒。父亲晚年太过于昏聩,以至于把他逼上了绝路。有人说他是造反,但大臣田千秋却道:儿子玩弄父亲的兵器该当何罪?他的自尽从另一面反映了汉武帝这个被人津津乐道的帝王的另一面。儿子被人诬陷,却不敢找父亲解释,是谁之过?答案已不言自明。

巫蛊事件

一切都应该从汉武帝的两个梦说起,这一年是公元前92年,汉武帝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人一老,就喜欢睡觉,但却睡不安稳,还常常做梦。他的第一个梦是在中午时候进入他脑袋里的,一个高个男子举着一柄长剑,慢慢地走到他面前,然后举起剑来,正要砍下去,他大呼一声,醒了,蒙眬中发现一个男子从门口逃了出去。人一老都怕死,汉武帝这一惊非同小可,立即派人去追带剑男子。两个侍卫队长领着侍卫搜了大半天,鬼影也没有。这两个队长只好报告给汉武帝,说连个鬼影都没有。

汉武帝不相信自己是在做梦,既然不是做梦,那么,那个男子就是真的要杀他。而这些人竟然没有搜到,喝道:“推出去,斩!”

两个队长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捉不到皇上梦里所见的人而被杀的,汉武帝杀了这两人后,命令下去先搜皇宫,接着是后苑,最后连京城老百姓家里都被他的士兵搜了个遍。结果是:连个鬼影都没有。

汉武帝那几天颇不自在,他用他早已经糊涂了的脑袋想:既然不是人,那很可能是鬼怪妖魔。因为在他统治的那几十年里,国家流行巫蛊术。所谓“巫蛊”,就是将桐木雕刻成木偶作为自己的仇人的象征挖个坑埋了,大意是我祝你早日入土。然后,每天都要对着所埋木偶之地念念有词。这个“词”,不确定。素质高一些的可念一些“祝你早日升天”,若是素质低的直接就念:“去死吧。”

汉武帝对付鬼怪妖魔,的确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于是,他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宠臣江充。我们有必要介绍一下这个瘪三,他是赵国邯郸人,当初,他的妹妹嫁给了赵太子刘丹,他也因此而成了太子府的常客。不过,这个人的所作所为颇不让刘丹满意,有一天,就让他滚出了太子府。此人一气之下,也不管妹妹日后的幸福了,跑到了长安告发刘丹在地方上违反法纪,武帝大怒,把刘丹捉进牢里,不久,刘丹死了,而江充却升了。到了公元前92年时,他已经是西汉最大的“特务机构”的头子了(指绣衣使者)。

江充还没有准备好怎么找出汉武帝梦中所见的人,深牢大狱传出有人要告发朝廷重臣的消息来。江充乐坏了,经过一番了解,原来是一个叫朱安世的草莽要告大臣公孙敬声用巫术害皇上。

公孙敬声官居太仆,其父公孙贺之妻就是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的姐姐。公元前103年,公孙贺被升为丞相。父子两人都居高位,自然就骄横无比。公孙敬声有一次居然动了军饷多达两千万。案发后,公孙贺为了救儿子,请抓捕朱安世以赎子之罪。汉武帝非常高兴,他恨死了这个被阳陵人称为大侠的朱安世了。

不久,公孙敬声真的就把这个大侠朱安世活捉了,被扔进大牢时,这个大侠对公孙敬声道:“公孙家从此可矣。”

公孙敬声并没有当回事,还得意地踢了这位大侠两脚。可这位大侠向来都是一诺千金的人,他在牢里就开始琢磨怎么让把自己活捉的这个人完蛋,最后,他终于想到了汉武帝的忌讳,其实,这是所有君王的忌讳——巫蛊*。

江充把大侠写的文字润色了一下,呈送给汉武帝。大侠先告的是公孙敬声与皇后卫子夫的女儿阳石公主私通,接着就是,两个人之所以私通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想在汉武帝经常经过的甘泉宫驰道埋偶人,诅咒皇上的言语恶毒之极。汉武帝魂不附体,就把当初那个带剑男子和这件事扯上关系了。于是,开始对公孙贺父子下手,两父子在江充手下的酷刑之下,不久就死于狱中,其整个家族都被处死。几个月后,卫皇后的女儿诸邑公主和阳石公主都因为巫蛊罪行而被处死。

卫子夫着急了,太子刘据也着急了。他们觉得汉武帝这是在对自己的骨肉开刀,也就是说,下一步,刀锋就要转向自己了。两个人虽然着急,但却没有采取任何应对措施。就在这个时候,汉武帝的第二个梦准时地出现了。这个老头爱做梦的程度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公孙贺案结束后,汉武帝突然就病倒了,一天中午,汉武帝睡梦中见许多人拿着大棒,向他的脑袋纵横驰骋。他大惊,忽地从床上坐起,浑身冷汗。急忙把江充找来,问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江充想了一想,就说道:“巫蛊。”

汉武帝道:“公孙父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江充道:“恐怕另有他人。”

汉武帝抹了一把汗:“查!”

江充慢慢地走出汉武帝的住所,就开始查办。所谓的查办,就是到处挖地,一旦挖到木头之类的貌似人形的东西就把该地的主人找出来,严刑逼供。如果有钱,送点钱就算了事,倘若没钱,那就等着收尸。公元前91年这一年,京城内外因遭巫蛊之祸无端被杀的达数万人之多,人人自危,人心惶惶。

太子刘据见到江充如此胡作非为,常常站出来为被陷害者说话,有时候还指着江充的鼻子大骂其是奸佞。为此,江充记住了太子。每当夜幕降临时,他就想,皇上已经快要老玉溪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死了,一旦太子继位,自己岂不是尸骨无存?

汉武帝的梦还在继续着,江充就找到汉武帝,对汉武帝道:“皇上龙体不安,肯定是皇宫中有人用蛊气在害您。”

汉武帝大惊:“该如何是好?”

江充道:“可到甘泉宫养病,为臣好在宫中查是谁在诅咒皇上。”

汉武帝马上就走,他一走,江充就拿着诏书,在宫中到处搜掘木偶。当然,他先把木偶放在那里,然后去挖,肯定能挖到。挖了几天后,就挖到了东宫。

因为他有汉武帝的圣旨,所以,太子刘据不敢不让他挖。他也不客气,命令手下,用心地给我挖。一群人几乎把东宫挖了个底朝天。刘据等这些人一走,忽然发现,自己的床没有地方摆了。

挖了几天后,江充挖出了如下东西:桐木人无数个、帛书一卷(上面写了谁也看不明白的咒语,但江充一下就看明白了,得出结论:是诅咒皇上早死的咒语)。

他挖到这些东西后,就跟太子说:“你看,巫术那一套东西你这都有了,我要去甘泉宫报告皇上。”

太子刘据冷笑两声,对于江充和自己的父亲,他都很愤恨。父亲现在拒不接见自己派去的使者,而江充这个混蛋又总找自己的麻烦。他对父亲失去了信心,父亲爱做梦,做完梦就杀人,在这个时候,谁有木偶,他就杀谁。刘据冷笑两声后,就找到了太子少傅石德。几天后,江充为自己所犯的罪行付出了死的代价。

“造反”有理

石德见到太子,得知了全部事情的经过后,不语。刘据不知道这位师傅在想什么,就催问。石德还在想,如果太子有事,自己肯定也得完蛋。见太子催问之急,就说道:“太子可还记得公孙贺父子事件?”

太子道:“当然,我恨死了江充那厮。”

石德继续道:“公孙丞相一死,您的两位妹妹也被处死。这是您家族的不幸。他们之所以死,是因为挖出了证据。而现在太子您的情况也是如此,皇上年迈被江充所欺却不知。一旦江充把事情报告给皇上,太子您的厄运就来了。”

他说了半天,太子还是没有听明白该如何是好。

石德卖完了关子才谈到正题:“江充为什么想挖什么就能挖到什么,很简单,他事先埋好了,可皇上不知道,您也无法分辨。如今之计,可以冒用朝廷的符节收捕江充以及其党徒,然后马上处死,再向皇上解释。”

太子听了大惊,“这是谋反啊。”

石德道:“现在皇上说是在甘泉宫养病,但生死谁知道?而江充却以皇上的名义如此作恶,太子殿下难道忘了当初秦时太子扶苏被诬杀的事情吗?”

太子转了几个圈,一咬牙:“好,只好如此。”

这一年是公元前91年七月九日,太子先派自己的门客充当使者收捕江充等人。当门客当众宣布圣旨时,江充的同伙韩说跳了起来,说圣旨是假的。门客当场就将其杀死,其他人只好乖乖就范。但还是有个人趁乱跑了出去,快马加鞭奔甘泉宫。跪在地上的江充始终不明白,皇上是不是真的老糊涂了,竟然要关押自己。

他大喊,说太子想造反。刘据让他闭嘴,他不但不闭嘴,喊得更加起劲了。刘据没有办法,只好将他杀死。接着,刘据进宫禀明皇后卫子夫,并将皇后的车马拉来乘载射士,同时调出武库的武器,调动长乐宫卫队,发布告说江充造反已被诛杀。

与此同时,江充跑出去的手下把长安城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汉武帝。汉武帝老了,而且还经常爱做梦,已经神经衰弱了。他听到只是太子假传圣旨,把自己最信赖的臣子江充给杀了,而且还把宫廷卫队调动了起来,并且把武器拿出来。这显然就是谋反。他下诏令当时的丞相刘屈氂调动军队捉拿刘据。刘屈氂觉得父亲和儿子之间的事,自己最好不要插手,一旦两个人最后和好了,自己在两边都得不到好处。汉武帝见他仍无动静,就又下诏,令京城诸县的将士都归丞相调遣,并把自己印有玉玺的诏书让人交给刘屈氂,上面写道:“捕斩反者,自有赏罚!当用牛车为橹,毋接短兵,多杀伤士众!坚闭城门,毋令反者得出,至要至嘱。”

刘屈氂这下放心了,从这份玺书中他可以看出,汉武帝是把刘据看成反贼了,杀无赦!在这个时候,父子关系已经不存在了,他与儿子刘据之间是皇上与逆臣的关系。

当太子知道丞相是奉父亲之命来剿杀自己的时候,就跟百官说,皇上病危,奸臣作乱,希望大家起来讨伐。百官们都傻了,他们不知道谁是奸臣,谁不是奸臣。太子是不是造反,皇帝是不是还活着。一边是丞相,一边是太子,他们最终选择了站在丞相一边。太子没有办法只好亲自率领卫队在长乐宫一带与丞相的正规军拼杀。长乐宫卫队在正规军面前,简直就是小孩与巨人的区别。经过四天的血战,太子一方死伤惨重,无辜的百姓也死伤不少。太子只好转入巷战,但随着汉武帝的回宫,太子部下的纷纷离去,刘据发现,自己彻底失败了,他把母亲扔在了长安城,一个人逃了出去。

汉武帝捉不到太子,就把怒气撒在了跟太子有关的人身上。将卫皇后贬为平民,皇后哪里受得这样的侮辱,上吊自杀了。太子东宫属官随同太子起兵的,一律诛族,京城中私放太子出城的官员,全部腰斩。汉武帝杀了这么多人觉得还不过瘾,就开始要人指证谁是太子一党的,一旦有人指出,绝济宁羊羔疯正规医院不审问,立即格杀。

那段时间,西汉的天空愁云惨雾,官员们哆嗦着上朝,哆嗦着回家。汉武帝以最白痴的姿态坐在龙椅上对太子的“造反”进行了最愚蠢的认定。

戾太子的末路

曾放走太子刘据的守门将田仁被汉武帝诛杀时,很平静。他遥望着太子出城的方向默默祈祷。不仅是他,朝中大臣都希望太子能平安。

因为没有捉到太子,汉武帝像一个疯老头似的杀人。我们实在不明白,父子俩到底能有多大的仇恨,而让父亲咬牙切齿地以杀尽跟太子有关的人为能事。

朝中大臣虽然希望太子平安,但也更希望自己平安。在这些大臣里,有许多都曾和太子说过话,或者有人会说他们与太子交谈过。在这样的环境下,疯老头汉武帝不会认为你到底跟太子有没有说过话,只要有人说你说过,你就难逃厄运。

可他们不敢让汉武帝别杀人了,一旦口齿不清,汉武帝会把他也杀了。这个时候,总得有人站出来,总得有人为一些无辜死去的人和将要死去的人说点公道话才对。于是,并州壶关(今山西屯留东)掌教化的乡官“三老”令狐茂登场了。这位连乡长都算不上的“三老”居然向汉武帝上书,替太子刘据分辩。足可以说明当时朝中大臣们是怎么一个饭桶样子了。

令狐茂给汉武帝的上书如下:“臣闻父者如天,母者犹地,而儿子好比是天地之间的万物。所以天平地安,万物才茂盛。父慈母爱,儿子才会孝顺。而今皇太子为汉家社稷的正式继承人,将承受万世的基业,担负祖宗们的重托,而且他又是皇上的嫡长子。江充,只不过是一介布衣,穷乡僻壤出来的无赖,陛下使他显贵,给他高官大权,而他竟迫害太子,栽赃陷害。而且这些邪佞之人把事情搞得一团糟,太子进则不能见到皇上,退则被那些乱臣贼子所围攻,他蒙受了冤屈却无法奏告,所以郁积愤怒之情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这才杀了江充。他心怀恐惧,所以子盗父兵,用以救难自保罢了。臣窃以为太子并无谋反之心。《诗经》上有一首《小雅·青蝇》是这样写的:绿头苍蝇真正讨厌,把它赶出篱笆外面。和善明理的正派人,决不听信挑拨离间。从前江充陷害赵国太子刘丹,天下人有目共睹。现在江充又谗言挑拨皇上和太子的关系,激怒皇上。皇上偶尔疏忽,过度责备太子刘据以致派大兵围攻,由三公亲自指挥作战。智者不敢言,辩者不敢说,臣感到无限痛惜。愿陛下放宽心怀,慰平怒气。对亲人不要过于苛求,不必担心太子的错误,应迅速解除这么多守兵,别让太子在外面长时间地流亡,以致再误入奸人的诡计。臣一片忠心,谨在建章宫阙外待罪,昧死上闻。”

这是一封感人至深而又有理有据的信,它之所以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原因就是看这封信的人是汉武帝这个疯老头。他看了信后,觉得文辞优美,抑扬顿挫,好极了。但,“追捕太子,无论死活,捕获者封侯”的命令依旧不变。

其实,如果不是太子刘据慌不择路而跑到了一个穷乡僻壤泉鸠里,他也不能很快就被人发现。跟着他逃跑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儿子,另一个也是他儿子。三人在一穷苦人家住了下来,习惯了吃美食的刘据忽然吃起粗粮来,总唉声叹气。久而久之,刘据觉得过意不去,就想到了离这不远有一个他的朋友,家道殷实,不如去召他一见,即使不能重返京城,先吃顿好的再说。于是,他提笔给这位朋友写了封信,差人送去。

想不到,就是因为这封信,使得邻县的人知道了泉鸠里来了几个陌生人,不久,这件事就传到了地方官吏的耳中。新安县令李寿迅速带兵赶往泉鸠里,按照这位县令的猜测,这三个陌生人里肯定有太子。我们不得而知,他这种猜测的根据是什么。当他把小小的几间民房围得水泄不通时,他似乎很得意。这个笨蛋没有想过,杀人者正是被杀者的老爹。

刘据一看逃生无望,就返回到里间,关上房门,上吊了。房屋的主人冲了出去,挥舞着擀面杖似的武器想要杀开一条血路,被乱刀砍死在地。太子刘据的两个儿子见父亲关上内房房门不出来,还以为他要逃跑,为了保护父亲逃跑,他们也冲了出去与官兵搏斗,被乱刀砍死。

李寿像恶狼一样冲了进去,踢开内房的房门,看到太子刘据正在梁上吊着呢,赶紧让人放了下来,摸摸气息,他大喜,人死了。他飞快地派人去京城上表奏功。汉武帝得知儿子死了,虽然有点伤心,但说话算话,还是封李寿为邗侯。李寿以为这下可以过上幸福的了,想不到老百姓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背后骂他,诅咒他生孩子没屁眼。李寿被封了侯,倒真成了被人人耍的猴了。

太子刘据的尸体被运进宫中的那一天,我们不知道汉武帝看到儿子的尸体作何感想。据史料记载,他哭了。哭完后开始对自己的这种愚蠢行为进行反思,最后,他开始调查东宫中挖出木头人的事情。各方面的调查结果呈送上来后,汉武帝差点没有死过去。卫皇后和太子宫里根本就没埋过什么木头人,原来都是江充那厮从中捣鬼,谋害太子和卫皇后。还据史料记载,汉武帝逐渐了解到了太子刘据确是被江充一伙人所逼迫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铤而走险,动以干戈的,其实太子根本就没有谋反之意。

汉武帝懊丧不已,他对自己以前对太子的所为深深懊悔,不仅死了一个儿子,还死了两个孙子。一想到这些,汉武帝就想哭。正值他为太子之事闷闷不乐、深深懊悔时,管理高祖庙的郎官田千秋知道了这件事,这可是晋升的好机会啊癫痫病平时应该怎么预防,赶紧写了一奏章。

上面写道:“儿子玩弄父亲的刀兵,应当受到责打;天子的儿子错杀了人,该怎么定罪?这是我做梦的时候,一位白发老翁教我这么说的。”

汉武帝看了奏章,恍然大悟。他立即召见田千秋,两个人聊了聊已经死掉的刘据。汉武帝的泪水就下来了,他对田千秋说:“父子之间,外人难以插话。先生你却能阐明得这样简单透彻,这准是高皇帝托梦给先生,让先生来指教朕。先生应当担任朕的辅佐大臣。”

就这样,田千秋升为大鸿胪。过几天,汉武帝下诏灭江充全家。江充的同党也没有得到好下场,苏文被捆绑在黄门外的横桥柱上,底下架上木柴,被活活烧死了。

做完这一切后,汉武帝还是闷闷不乐,有人给他出主意说,太子知道您为他报了仇,一定会很高兴的。汉武帝大惊,如果人死后真有灵魂,会不会来找他?为了让太子安息,为了让太子知道他对太子的思念之情,他在太子刘据殉难处建立了一座思子宫,又在其中建有归来望思台。年迈的汉武帝经常到泉鸠里思子宫里住上几天,以此来告诉世人:我十分想念我儿子刘据。

但是,这一切不过是他玩的把戏。因为不久后,他又开始了巫蛊案对太子刘据的余波。太子刘据还在时曾有一子刘进,当时称史皇孙。刘进后来娶了涿郡的美女王翁须,生下一子,名叫刘病已,又称“皇曾孙”。刘病已生下才几个月,巫蛊案就爆发了。太子刘据和他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以及所有的姬妾都被诛杀。只剩下才几个月的刘病已被收押到大鸿胪所辖下的郡邸狱中。时任廷尉监的丙吉,奉诏主办巫蛊案件。

这个丙廷尉还算有良心,并没有将刘病已杀掉,而是将其留在狱中,并特意让性情谨慎、为人忠厚的女犯人渭城人胡组、淮阳人郭征卿给这个“皇曾孙”做奶妈。他还把刘病已搬到地势较高、较干燥清洁的囚室,每隔一天,他都要前往探视一番。

巫蛊案一拖数年,不能结束。后来汉武帝患病,轮流住在长杨、五柞两宫中。这时一些心怀不轨的家伙风闻太子的后人尚在京城狱中,就诡称:“长安狱中有天子气。”

汉武帝一听,急了。难道有人想篡位夺权?!遂下令:长安城所有监狱里的囚犯,无论定案与否,无论罪行轻重,一律诛杀。

当屠杀囚犯进行到郡邸狱时,正是晚上。内谒者令郭穰在狱门外宣读完圣旨,准备执行命令。丙吉不给开门,郭穰大怒,举着圣旨说,这是皇上的意思。丙吉说:“任何一个没有死罪的人,都不应该处死,何况此狱中还有皇上的亲曾孙呢?”

双方开始僵持,郭穰想要攻门,但看到自己身边只有几个半死不活的太监,就打消了这主意。他和丙吉一直僵持到天亮,见无法执行命令,他怒不可遏,撤回手下进宫奏报汉武帝。

他倒还算诚实,把丙吉的话一字不漏地说给汉武帝听。汉武帝听完了,尤其是最后一句“何况此狱中还有皇上的亲曾孙”让他蓦然惊觉,他叹了口气对郭穰说:“这是天意。”又说,“我要大赦天下。”

整个长安监狱几乎所剩无几,杀完人之后又玩大赦的把戏,我们可以肯定,汉武帝并没有老糊涂,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这样一个人,你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他对刘据所做的一切是出于真心的悔悟。历史记载的事情,我们不能不信,但绝对不能轻信。可相信的事情自然很多,但绝不可以是汉武帝对刘据所做的事情。

这个在年轻时代穷兵黩武,晚年嗜杀成性的皇帝本性里根本就没有人性这一说,你还指望他能做出一点与人性有关的事情来吗?

如果他真的对刘据之死有忏悔之心,郡邸狱里的“皇曾孙”怎么解释?既想给人民以“忏悔”的样子,又不放刘据的后人,不正是顾此失彼吗?

刘据早已有的危机

刘据出生时,汉武帝已经二十九岁。刘据是汉武帝的第一个儿子,七岁时即被立为皇太子。刘据的母亲卫子夫柔情万丈,在舞蹈上又有所造诣,自然很得汉武帝的欢心。

卫子夫受宠,卫氏势力自然不是一般的热,弟弟卫青和卫青的外甥霍去病掌管着大汉军队,他们得到了汉武帝彻彻底底的信任。当然,这里还有一个原因是汉武帝的穷兵黩武。卫子夫被封为皇后后,卫家八杆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都分享到了浩荡的皇恩,过起了优裕的生活。当时的长安城到处都传唱着“生女当如卫子夫”的歌谣。这个时候的卫子夫认为,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就是看着汉武帝慢慢变老,然后儿子登基称帝。

但是有一天,她发现汉武帝来她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她猛地照了照镜子,豁然发现,自己先老了。值得庆幸的是,在她老的同时,儿子刘据也长大了。

对于汉武帝而言,这位太子有点美中不足,就是太过于仁慈敦厚、温柔谨慎。汉武帝告诉他,男子汉大丈夫做事一定要有魄力,这种所谓的魄力也体现在杀人上。刘据却不这样想,他认为父亲太过于凌厉了。父子俩虽然没有争吵过,但内心深处的对立已经形成。卫子夫又年老色衰,傻子都能感觉到一股对自己不利的暗流在慢慢地向他们母子二人涌来。

匈奴被灭后,霍去病又死了,整个卫氏集团在渐渐地衰落。汉武帝察觉到了卫子夫母子的惊恐与不安,他找到了当时还健在的大将军卫青,跟他谈天。

“因为国家刚刚建立六七十年时间,一切都癫痫病治疗权威没有定型。加上四面外族侵略不已,朕不得不改变先祖的无为而治政策。如果不出动军队平定四夷的话,大汉朝就不能得到安宁。为了这些原因,所以不得不使天下人受劳受苦。”

武夫卫青听了后,点头道:“这个我很理解,陛下四面兴师,开拓疆域,也是为了江山社稷的长治久安。臣民有所劳苦,那也是义不容辞的事。”

汉武帝点到了正题:“假定后世都像朕这样去做,那必定要走上秦王朝亡国的老路上去。太子刘据稳重安详,必定能够使天下太平,所以不让朕担虑。如果要找一个守成的人主,在我的儿子里,似乎没有谁能比太子刘据更合适的了!我听说太子和皇后他们母子心情不安,认为朕不再宠爱他们了,其实哪有这回事?请将朕的意思晓谕皇后和太子。”

卫青终于听明白了,也为汉武帝的做法表示很高的崇敬。他叩头谢恩完毕,就跑了出去告诉了太子刘据和姐姐卫子夫二人。

卫子夫皇后听到老弟卫青转告的话,也为自己的疑神疑鬼而惭愧。二十多年后,她还会认为自己当初的疑虑是疑神疑鬼吗?

事实上,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从汉武帝和满朝文武方面,刘据的危机已经开始形成。汉武帝一朝,因为执行酷吏政治,所以酷吏自然就很多。其刑罚严苛又制造了不少冤狱,株连许多无辜。刘据仁厚恭慈,自然就看不惯父皇的做法,常常趁着与父皇见面的机会,劝告父亲不要重用酷吏,应该施行德政。他如果仔细思考一下,就能明白这种劝阻的危害。首先,他让父亲施行德政,这违背了汉武帝的本性;其次,他让汉武帝不要重用酷吏,这是让那些酷吏失业。如果有人总在你老板面前劝老板把你开除,你该怎么办?

卫子夫倒还懂得宫廷斗争的艺术,她很为儿子担心,告诫他少过问朝政,以免引起父皇的反感,影响到储位,还怕酷吏们报复,给太子构陷罪名。

但刘据依旧我行我素,每当军队出征时,他就向汉武帝提出劝阻,让他不要征讨四夷兴师动众、劳民伤财。汉武帝想发火又发不出来,只好说:“你真是不识好歹,现在由我来承担艰苦,将来由你来享福,难道不好吗?”

刘据危机的加剧,是在公元前117年霍去病去世和公元前106年卫青去世后,他母亲卫子夫和他彻底地失去了两根支柱。最初,政府官员中宽厚仁慈的人都依附太子刘据。而那些用法严苛的酷吏,则对刘据百般诋毁。宽厚仁慈的官员们畏惧权势,怕自身难保,因此不敢抛头露面,而严苛的酷吏们却结成一党。于是刘据在舆论上是毁多誉少。等到卫青一死,那些酷吏们不再顾虑皇亲的报复,遂光明正大地开始共同对付太子刘据了。

晚年的汉武帝宠爱上了一位叫“钩弋夫人”的赵婕妤,这位夫人怀了十四个月才生下一个儿子,就是后来的刘弗陵。武帝很喜欢这个儿子,说:“当初帝尧也是他母亲怀了十四个月才生下来的,如今赵婕妤的儿子也是这样。”于是他将钩弋宫的宫门命名为“尧母门”。

这个愚蠢的举动给了许多想要刘据滚蛋的酷吏们一个大好机会。绣衣使者江充、宦官苏文(后来被实行火刑的那位)就想,既然汉武帝将弗陵比作帝尧,又将钩弋夫人比作帝尧的母亲,这个糊涂老头很可能是想传位给这个儿子。于是,刘据的厄运来了。

有一天,太子刘据进宫探望母亲卫皇后。母子二人谈得高兴,不觉已到日暮。太子一看时辰不早,忙匆匆起身告辞,这事却让黄门苏文看在眼里。

第二天,黄门苏文就向汉武帝报告说:“太子昨天在皇后宫里很久才出来,可能与宫女们有奸情。”

汉武帝觉得太子很可能是女人不够用,就下令将太子宫中的宫女,增加到二百人。刘据对父亲这样的安排总觉得不对劲,便四处打听,这才知道是苏文进谗所致。从此,他开始了与太监苏文的明争暗斗。自己办事更加谨小慎微。苏文和小黄门常融、王弼等人都是汉武帝的贴身宦官,他们一直侦察太子刘据的过失,时不时地向汉武帝告密。

卫子夫知道这件事之后,切齿痛恨,屡次劝太子刘据向汉武帝说明冤枉,请将这些谗言小人处死。太子刘据生性谦和,他唯恐汉武帝烦扰,不想追究这些事了。他对母后说:“只要儿无过错,何惧苏文进谗,父皇睿智,不会轻信谗言的,母后不必担心。”

谁知苏文等人仍不知悔改,他们又想加害太子。有一次,汉武帝得了病,在宫中卧床休养,他派常融去召唤太子刘据过来。常融领命出宫,去太子宫中召太子速去拜见。

常融先行回来,他按苏文的指示编了个谎言对汉武帝说:“太子听了陛下害病的消息,面有喜色。”汉武帝气得直喘粗气。

不一会,太子刘据到宫中给父皇请安。汉武帝看到太子的脸上泪痕未干,心里也就明白了几分。太子刘据为了让父皇高兴,却假装有说有笑。汉武帝心中全明白了,他详细盘问太子和常融,让他们对质,探听出真情,立即令人诛杀了常融。

其实,这些不过是一些小事,但从这些小事中我们就可以看出,刘据的储位已经危如累卵了。他后来的所谓“造反”无非就是父亲和父亲身边的小人所逼出来的,如果历史可以翻案,我觉得真应该为刘据平反:他的确反了,君逼臣反,臣不得不反。

刘据之死,说明了父亲太仁慈不是好事,但父亲太过于英武,也不是好事。况且,晚年的汉武帝正是在英武与昏庸之间徘徊呢。

------分隔线----------------------------